不負責之感想文章-Ken McCort講座


先說好,這篇文章只是我個人最近的有感而發,這可能會冒犯了一些人的想法或觀念,
我先在此道歉,也請您閱讀到讓你不舒服的文句時,立即打住,不要再傷害自己的眼睛,
也不要再轉寄,以傷害您的同好,
若您仍堅持看完,那...我也就不負責之後發生的事了!
 
請大家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筆戰上,但是,
非常誠致地歡迎大家一起有理性,有擔當地共同討論相關的內容。
 
就像Ken今天說的,狗訓練本來就有各學派,各理論,沒有所謂誰對誰錯,
而且對我而言,沒有說服力的理論,自然不會被人接受,
再加上每個人的個性,背景,觀點之不同,
每個訓練師或飼主心中,一定都會有著和別人不盡相同的理念,
當然,這應該是他所深信的訓練理念及方法。
 
因為沒人能強迫你去接受,執行一件你無法信服的教法,
重點是,再好的理論或方法,若你無法認同,就算勉強自己去做,
其效果也不彰,倒不如換個真正適合自己和狗狗的方式來增進彼此關係!
 

Ken是位很好的老師,說明地非常有條理,也很詳細,
不過,可惜的是,其實這次演講中的主題Aggression Behavior,
在標題時即被直接翻譯為”攻擊行為”,而不是有”有侵略性的行為”
”攻擊”只是”侵略性”行為中,狗被逼到最後關頭時,會做出的幾種肢體上會對其它個體造成傷害的行為
尤其是在Aggression的漸次表現前面幾個階段中,當狗先採取的是以轉移行為,吠叫或低吼時,
狗並沒有攻擊行為呀,他只是試著告訴其它個體(人或狗):
我試著避開衝突,以保有我能感到自在的空間和距離(實質上和精神上的),
 但若你還一意孤行,仍不斷逼近我的容許範圍;
 那麼,我會反過來開始侵略你已進入的範圍,以逼你不要再煩我,
我更要你退後,退出直到我覺得安全的距離!”
 
您可以試試看,除了在”漸次表”現和”連續特性”的八項是真正的攻擊行為外,
其它的”攻擊”字眼,都以上方有低線的意義來解讀,
也許,您會更能深刻了解這之間的區別,和這次演講的主題。
 

這次回台灣,感觸很深的是有關”Calming signals/安定訊號”的理論,
剛好在這次講座,Ken也花了些時間為大家介紹,
其中的二項訊號:
轉頭/看別處(避開眼睛直接對峙)以及轉身/繞到遠道的一旁(繞半圈)
不約而同地,我最近也聽到了不少人,對此行為的想法和做法,
坦白說,我挺訝異而深深感到不解,
比如說,很多人被鼓勵:遇到狗時,要繞走半圈,避免直接迎向狗狗,
眼神和頭部同時也要轉開,以此來”安定”狗(因為這是狗的相遇模式),
或是當狗的打哈欠,我們應該停止正在動作行為,以免逼”狗”太甚….
 
02年,當我開始從事導盲犬的訓練後,
除了那本厚厚的”導盲犬訓練聖經”,我也接觸了第一本的相關課外書,
因為老師推薦,因為訓練中心的圖書館有這本,因為我後來自己也買了這本書...

這本書是在1986年時出版的,裏頭是以”狗語言”的英文名稱,由A到Z編排,以供快速查詢,
並搭配了非常寫實的插畫,解釋了150種以上的,不止是臉部,還有肢體與行為上的”狗語言”
 
這本書,再加上當時老師對我的教導,的確對於當時慒懂無知的我, 
在理論和實際上都同時可學習和印證,
所以我學會了:
在教導他們帶路技巧時,若他們有間歇地打哈欠行為,
那可能代表狗狗這時是不懂,沒自信,或有壓力...等,
那麼,當時我該做的是,應該是依狗狗的這個反應,
去試著了解這隻狗的學習能力、方式、個性和抗壓性,
並調整我的訓練方式來輔助狗狗有更好的學習效果,
並可做為將來他的評估時的參考資料。
 
而若狗狗在抖動身體時,是可以抖掉一些焦慮,好讓他們能再重新出發,
所以,若在通過一段挑戰性高的路段,或遇到兇惡狂吠的狗後,
我便會藉由一些方法,幫助狗狗能出現抖動身體的行為,
以讓他們更快釋放之前所累積的不愉快和壓力。
 
在之後的幾年,實際接觸的狗狗數量,
除了每年10-12隻自己的訓練狗(含淘汰),
加上其它幾個訓練師手上各有的5-6隻狗,
再加上犬舍永遠有進進出出種犬、幼犬、寄養、工作中的導盲犬...
 
坦白說,這麼多年,我從沒做過遇到狗狗時,會刻意”繞半圈”以接近狗的做法,
也許會有人說:因為他們是導盲犬呀,個性都很好,所以對人不會有不安感或攻擊性!
那,我更要說,在導盲犬中心是時時刻刻都有不同的狗需被混合在同一間犬舍,
而那麼多年以來,大約只有百分之二十,膽小或沒自信或個性小心的狗,才有出現繞半圈的行為,
最常發生的,反而是二隻素未謀面的狗,一見面便往對方衝去,
相遇後,先聞聞屁股,再開始比比不同程度和長短的角力戰(肢體及心理戰),
程度可從虛晃二招到玩捽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