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後的第一和第二天


回來二天了,仍然是昏頭轉向,白天昏沉沉,像夢遊般似的,
半夜三,四點,卻總是會突然清醒,無法再入睡,
所以昨天清晨四點半,我在廚房做著鮪魚蛋三明治給K先生當早餐
今天,同樣是淩晨四點半,我則是溜到客廳上網,
聽著K先生的新訓練狗Echo在旁打呼,等著下一波的瞌睡蟲來訪
 

說到蟲...在台灣時,K先生便告訴我,
他上上週出差幾天不在家,回來後,便發現屋內外有不少蜜蜂,
原來是蜜蜂趁那幾天沒升火的機會,在壁爐裏築了蜂巢,
後來,雖然K先生連續二天不間斷的燒火,但看來蜂巢可能是在壁爐間的夾縫中,
所以對他們並不造成威脅
 
所以當我今早在後院晾衣服時,仍可看到數十隻的蜜蜂在煙囪旁進進出出,
數個月前的慘痛經驗:踩踩”樂”,不斷地在我腦中重播,
就連現在清晨五點,坐在客廳的我,也可以聽到早起的蜜蜂,已在壁爐內飛上飛下,
啊....希望學校找來的除蟲專家,能快快來處理,好讓我不用再生活在恐懼中呀!
 

除了多了蜜蜂訪客,
後院圍牆裂縫裏也多了幾隻新生的小鳥,
其實我們都還沒見到小小鳥,只見成鳥不斷忙進忙出,
回來時若叼著小蟲,便可在他們鑽進裂縫後,聽到一陣吵嚷聲傳出
 

幾杪後,成鳥便又飛出去,繼續覓食去,
但也因為這樣,也引來了隔壁新鄰居的新貓,一隻灰色的大貓,常常會坐到洞口附近,
不知是想抓著飛進飛去的成鳥,還是想找機會撈出新生小鳥?
 
K先生怕成鳥不敢飛進洞口,幼鳥會餓著,所以每當那灰貓又坐上牆頭時,
他總是會張牙舞爪,從屋內飛奔出去趕貓,
果真幾秒後,便可看到等在樹梢上的成鳥,叼著蟲飛入洞口餵食
原來,K先生已成他們的看門人了呢!哈哈哈
 

之前幾次我回紐西蘭時,經常出了海關,K先生都還在辦公室或在半途中,
所以這次我出了大門,看到K先生已站在人群中時,我真是嚇了一跳,
不過又馬上大笑出來,因為平常一點也不浪漫的他,居然這次手中還拿了一隻玫瑰花,
當下是真的有點給他小小地感動了一下...
 

K先生晚上下班後,體諒還在晃神的我,便自動下廚做起了晚餐
 
他手上戴的是我這次墾丁之旅時,請店家幫我設計,編織的一對手環,
其實我當初也不確定,平時不愛戴飾品的K先生能不能接受,
不過,看他興高采烈地試戴,也不管預留的線還未收尾,
便戴著手環開始煮了他拿手的義大利麵,想必他應是挺喜歡的吧!
 
這次是用藍起司調成的醬料,嗯,簡單卻味道十足!
 
p.s.要特別感謝某位”黑黑,市場買得到,涼涼”的麻麻,的大力幫忙,
我才能很輕鬆,順利地到機場,尤其是....
我在搬大皮箱下樓時,二個把手居然相繼斷掉,
所以24公斤的皮箱已經無法用”提”的,只能用”抱”的,
真是幸好有”漂亮又甜蜜”的麻麻幫忙,否則我的腰可能早折斷了...
感恩,感恩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