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段默劇般的緣份

從四月搬出來開始重新學習獨自生活,
也在完全不會講法文的情況下,開始厚著臉皮在法語區的導盲犬學校開始工作。
犬舍的工作對我來說是輕而易舉,但人事人事,有人就有事的不同”趣味”,
以及執著指導員的執照,但因為語言問題只能很尷尬地做清潔和遛狗的低階工作,
都讓我只能咬著牙,告訴自己,就是辛苦這幾年,
現在的努力都是為了讓自己在未來的日子,擁有更多的能力和條件。
除了工作和生活上的艱苦,法語區居民的輕鬆友善態度和寬闊的鄉村風光,
每日上下班沿途經過的牛羊馬,偶爾出現的小狐狸🦊,
倒是像每日生活中的營養針,讓我多了不少勇氣堅持下去。
 
而這個路口,是我每天午休和傍晚下班回家必經的路口。
總是會看到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先生,面無表情,
甚至有些冷峻地獨自坐在那小板凳上,盯著過往車輛。
因為每天都要對眼兩次,我又很愛笑,
於是很快地有一天我就鼓起了勇氣,決定對他微笑。
老先生楞了一下,然後表情突然變得溫和了起來…
 
於是,之後的每天的12:05和18:20,
我們開始不止微笑,還開始揮手,
然後,不止是用力揮手,
我們還開始用肢體語言,隔著擋風玻璃和一條街,
像在表演默劇一樣對話:
“今天天氣真美好”
“天氣很冷,你要多穿一點衣服”
“妳今天比較晚下班唷”
 
有三次,我的車開到路口時,
發現另有幾個老先生和他坐在一起,而他一定是有先預告的!
因為他們都立馬非常開心地和我揮手,甚至還飛吻送過街,
然後,我們都大笑了起來!
 
有一次和住在他隔壁的同事問起了這位先生,
同事說:
“他唷,是個不跟人家打交道的怪人,
有一次我們在對街辦村子義賣活動,
他就冷眼看了一整個下午,完全沒過街來互動。”
 
“他生意做很大,在南美洲有房子,所以天氣一冷,可是去住個半年才回來的!”

 

天氣漸漸轉涼,仍可看到他頂著毛帽和大衣,坐在板凳上和我揮手,
太陽下山越來越早,五點時山上已是一片黑暗,
他會站在客廳窗邊等我車行到路口之後,再開窗跟我揮揮手。
 
最近我一直在想,他何時會飛往溫暖的南半球渡冬呢?
終於,昨日傍晚下班經過時,他突然從黑暗的花園走出來,
在昏暗的路燈下,他再次像默劇般地揮動雙手:
 
“我要去坐飛機了✈️”
 
我送了他一個飛吻,也謝謝他的飛吻,
然後我們笑了笑,並揮了揮手。
我們從未有機會對話,
半年之後,當他回到變暖的瑞士時,
我也不確定我是否仍還待在這兒,
每天兩次和他揮手問好,
或是甚至能坐下來和他用法文聊是非?
或是如同我的命運,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?
總之,這是一段很奇妙的緣份和回憶,
日子再如何堅苦,
生活中總是有些美好的事,等著你去創造和享受!

 

4 thoughts on “一段默劇般的緣份

發表迴響